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君臨沒有想到她生活的時空或者說時代男性和女性的生活模式會有如此之大的不同,不由伸手碰了碰她的臉頰,表示安慰。

    “以前生活的很艱辛吧?”

    居然被他同情了,鳳殊哭笑不得。

    “我從小就有吃有喝也有住的地方,還能讀書習字,有專人教導習武,強身健體。

    不會像那些出生在窮苦家庭的孩子一樣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生病了也沒有辦法就醫,很多孩子因此夭折,直接就丟亂葬崗。赤條條的來,死的時候卻連一副薄棺材都奢望不上!

    “然而鳳家并沒有真正地善待你!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小時候我不知道,但現在我明白自己曾經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雖然因為貼身丫鬟的緣故也忍饑挨餓過,甚至受過欺負,但我的確受了家族的庇護,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你不知道那個時候女孩子的命是多么的被人輕賤。如果不是出生在鳳家,女孩子真的很有可能一生下來就被丟棄,甚至由家里人直接弄死!

    君臨皺眉,“這種事情很常見?”

    “在養不起孩子的家族里很常見。兒子是用來傳宗接代的,繼承家族財富與權勢的,女兒卻是賠錢貨,養大之后還得給她嫁妝把她嫁出去。

    那個時候,女兒出嫁之后往往就是一生都在夫家度過了,不會再見到父母手足,除非嫁的比較近?傊,生兒子就是賺的,生女兒就是賠的。

    有經濟條件的家庭自然生了女兒也能夠養大,通過嫁女兒來聯姻,結識對家族有幫助的家族。

    但經濟條件不好的家庭事事都要精打細算,能夠讓家里人吃飽飯已經很不容易了,有限的資源,譬如錢財和人力,自然是要用在刀刃上,輕易是不敢浪費的。

    這里的浪費指的是養女兒,資源分散的后果是無法全身心地養育兒子支持兒子,對于家族的壯大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剛才也說了,女子幾乎沒有謀生的可能性,男子卻可以通過讀書習字習武從軍來謀取功名利祿,出人頭地,回饋家族。對于很多窮苦的家庭來說,是選擇兒子還是選擇女兒,這是非,F實的選擇,幾乎沒有太多的選擇余地!

    倉廩實而知禮節。當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都無法具備的時候,生育這種事情原本就不應該是飲食男女首要考慮的事情。

    然而種種因素又使得婚育不得不進行下去,否則男男女女都無法在傳統的社會里立足。這種時候,生不生不是問題,生男生女卻是大問題。

    一切不過都是為了活下去。

    “你剛來這里的時候,是不是感覺很困惑?

    完全不一樣的世界。成年的男人女人都得為自己的生活去求生存。

    不分男女,從一生下來就有聯邦資金作為支柱,保障最低限度的溫飽,直到成年。不分男女,都可以正常入學,得到最低限度的知識普及。

    哪怕沒有家族庇護,沒有父母養育,只要是在聯邦范圍里出生的孩子,不出意外的話都能夠依靠聯邦正常地活到成年,獲得謀生的本事。從學校畢業之后可以選擇進入軍部,也可以自己去經商,或者做些別的事情,來維持生存!

    鳳殊點了點頭。

    “是。等我回過神來,嘗試了解的時候,的確感到很詫異。和我原來生活的地方非常不一樣,生活在這個時代的孩子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護,直到成年才需要去面對生存危機。

    不過我也理解聯邦為什么會這樣做。蟲族始終是人類的心腹大患。它們的繁殖力太過驚人了,如果人類不保護好自己的每一個孩子,讓孩子在庇護下得以成年,遲早有一天人類的生活地域就會被蟲族所蠶食!

    “你想家嗎?”

    “這么突然?”

    鳳殊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會這樣問。

    “哪怕那個世界再混亂,男女再不平等,到底也是你的故鄉,不是嗎?”

    君臨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感到了一絲挫敗。

    星際時代哪怕再好,也不是她的故鄉。從她的描述里就可以知道,她依舊像她原來時空的人那樣,有著強烈的故土難離的思想,一如她的四姐鳳婉,直到死,也希望能夠落葉歸根,歸葬故里。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家的狗窩,當然會想啊。再差也是我家,何況現在我終于明白我家待我也不差。我一直都有些運氣,身邊始終都有真正愛護我的人,支持我的人!

    見他露出了一絲沮喪之意,鳳殊微微一笑。

    “你在想什么?”

    “我永遠都去不了你生活過的地方,沒有辦法身臨其境,去觀察,去體會,這件事真的讓人覺得很沮喪。

    鑒于差異性這么大,哪怕你每天都跟我描述你的家鄉,你的歷史,我還是難以理解透徹。就像剛才,如果你不是從頭講起,讓我有一個籠統的印象,我可能對你所說的女性的遭遇一頭霧水,根本沒辦法真正的理解為什么那時候的女人如此執著地想要生兒子。

    你受苦了!

    君臨抱了抱她,以示安慰。

    因為弟弟沒有能夠正常出生,所以她才會遭受了這么多年的無妄之災。哪怕家族也給予了她庇護,她卻不能像姐姐們一樣受到同樣的關愛與照顧。雖然她說自己也很幸運,但那是和窮苦孩子來相比的,和姐姐們相比的話,她在鳳家的生活真的很不如意。

    鳳殊真真哭笑不得。

    “喂,你別同情起來就沒完沒了啊。我要是真的這么慘,我早就活不下去了,你還以為你能夠在這里見到我?”

    “嗯,我知道。你的好運氣都用在我這里了。正是因為從前種種不如意,老天爺才會讓你有了我這個如意郎君!

    “你從哪學來的詞?”

    鳳殊沒好氣地將人推開。

    “書上?”

    君臨也不是很確定自己怎么知道這個說法的。

    “好的不學學壞的!

    “這是壞的?”

    “哦,這是調侃用的。調侃一般都意味著當真存了這樣的想法!

    君臨直接就承認了,“難道不覺得我很合適你?”

    “是,再沒有人比你更加合適我了!

    鳳殊翻了一個白眼。

    君臨也知道她是不想要再聊這個話題了,便問她要不要去找阿里奧斯,看看他是怎么處理的。

    “別去。問了又怎么樣?讓姐夫處理去,這事就這樣。你別插手!

    “我沒想要插手。之前是想要打死他,但你都這樣說了,我要是不努力去學習如何做一個君子,一定會被你更加嫌棄吧?”

    “說得好像我現在就很嫌棄你一樣!

    “所以你壓根就沒有嫌棄我?”

    見他尾巴又要搖起來,鳳殊趕緊又閃開了,離他兩米遠。

    “你這么喜歡被人嫌棄?就算真的被人嫌棄,也是別人的事,和你有什么相關?總是隨著別人的看法而心思浮動,你累不累?”

    鳳殊覺得他太會來事了。

    “你是別人嗎?”

    君臨兩眼微瞇,仿佛她只要敢點頭說是,他就要讓她好看。鳳殊識相地保持沉默,當做沒聽見。

    “還是說,我對于你來說是別人?”

    他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來,鳳殊深感無奈。

    “再恩愛的夫妻都需要有自己的個人空間,不可能真的做到像一個人似的,什么事情都無條件一致,想法保持一致,行動也保持一致,一個人是另外一個人的影子,亦步亦趨,甚至于一個人直接成了另外一個人的傀儡,毫無自我。

    如果你非要追根究底,是的,我認為求同存異才是最好的相處之道。

    我們是夫妻,但我對于你來說也是別人中的一員,你對于我而言也是別人中的一員。這種界限是我所樂意見到的,愿意始終保持的,恪守的。

    哪天我們倆已經好到無限趨近于像是一個人,哪怕分開,也擁有一模一樣的想法,一模一樣的行為模式,就說明我們已經老了,老到再也沒有辦法展現我們新的一面,也去挖掘對方新的一面,那是非?上У氖虑!

    君臨想了好半晌,才恨恨地表示她這是狡辯。

    “我不知道要怎么反駁你這套說法,但你別我當做是外人,也把自己當做是我的外人,這讓我很不爽。這一點是很明確的!

    “我們討論的其實是兩個概念吧?要不然你怎么會不爽呢?算了,不爽就不爽吧,反正你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笑瞇瞇的。你要是變成那樣,就是崇舒哥了!

    鳳殊心想以前君臨在她面前總是臭著一張臉,像她欠了他成千上萬的錢似的,F在這么輕松自在地說話,已經是不錯的表現了。

    “你不喜歡我笑?以前你還說我笑起來很好看!

    “我什么時候這樣說了?”

    “你說了讓我多笑笑!

    “我沒說過!

    “你說過!

    “什么時候什么地點有什么人作證?”

    “我們私下相處的時候,具體哪天我不記得了。地點,床上!

    “滾!”

    見他笑瞇瞇的,鳳殊轉身就走。

    “去哪?”

    “找姐夫去!

    “不是說不去?”

    “去了又不一定要問付家兄妹的事情!

    “但是去了的話,姐夫就不可能不給我們一個交代!

    “不去難道就沒有交代?”

    “你怎么總是反問句?就不能肯定一下我的回答,配合配合?”

    “你為什么總要我配合你?為了配合你我就得放棄自己習慣的言行方式了?為了配合你我就要壓抑自己的真實想法,不去做我想做但你不希望我做的事?你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過高富帥了?”

    被她一連串反問唬得滿頭包。

    兩人在不斷地吐槽彼此中見到了阿里奧斯。

    “傷都好了?”

    “姐夫,之前不是說了,并沒有什么事?小傷口而已,一回來就處理了!

    鳳殊晃動四肢,表示自己真的沒事。

    “沒事就好,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向你姐姐交代!

    阿里奧斯滿臉愧色。

    “是我自己執意要出來走動走動的。又仗著身邊有人,所以甩掉了你們的護衛,說來說去都是我自找的麻煩,讓姐夫擔心了,真的很慚愧!

    “別的地方還是不去了吧?隨便走動就能夠碰到有人來追殺你,可見你行蹤已經泄露出去了。不管背后有沒有勢力支持,還是真的只像表面看起來的這么淺顯,我們還是小心為上。要是有人想要利用你們來離間帝國和聯邦,說不定會破釜沉舟,當真出動高手來襲擊你!

    鳳殊苦下臉來。

    阿里奧斯之前就不同意她的提議,現在她受傷了,他更加不樂意聽她話放她單獨行動了。

    “姐夫,這真的只是小傷。而且,如果我身邊的人當真出手,我完全可以袖手旁觀的。只是想著順便練練手,讓我能有一點實戰的感覺,所以才會讓我自己來應對。

    這一次是我大意了,沒有保護好自己,下次一定會更加小心的。不過我真的不是小孩子,這點傷算不上什么,比這個嚴重得多的傷我都是受過不少次的,每一次也都獲益良多!

    潛臺詞是,她對自己的實力心中有數。哪怕是憑著受傷,她也要迎難而上,從實戰中越挫越勇,以提高實力。

    “你怎么就這么坐不?有福不會享啊。難怪婉婉說正是因為你性格里的韌勁比所有姐妹都要強悍,所以才有機會習武,連岳父私底下都說看見你就知道兒子是什么樣子的!

    鳳殊愣了愣。

    君臨下意識地去捕捉她的眼神,心里一瞬間閃過了忐忑不安。

    他剛剛了解到那個時代女性的命途多舛,種種生存機會都被封堵,男性是一切社會資源得既得利益者,岳父這么說,自然是表達了沒有兒子的遺憾。

    “四姐這么說的?”

    “是。婉婉說她性子最跳脫,當時三姐也想要習武,但一直不敢開口提,婉婉私底下就去找了岳父,求他讓三姐也像你一樣可以接受武術訓練。

    岳父當然是沒有同意,一開始甚至當做了小姑娘的玩笑話,以為她不過是為了讓三姐高興才會隨口一提。

    可婉婉是什么人啊,她認定的事情就會一頭扎進去,絕不松懈。有大半年的時間,她每天都拉著三姐去堵岳父,雖然岳父很忙,但也耐不住她們去找他的頻率太高,見面的機會自然也就不少。明白婉婉并不是說著玩,而三姐也的確渴望習武時,岳父很認真地給出了拒絕的理由!

    “什么理由?”

    鳳殊覺得自己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飄忽。百度一下“重生星際之鳳九娘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