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神創時代

作者: 手太陰肺經  分類: 玄幻奇幻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陳安這次是真愣了,這莫名其妙的沒置換來超凡因子,竟然置換回來一頭巨龍,這都什么鬼?

    他手中破碎的藥劑雖然是徹底崩潰了,成了一團黑乎乎的劇毒物質,但在這些劇毒物質中,正有絲絲縷縷的超凡因子浮現而出。

    他抬眼一看那巨龍,翻江倒海,凄厲慘嚎,鱗片下,一顆顆奇異又惡心的肉瘤在不斷冒頭。

    一時之間,他竟有些明白了什么。

    剛剛的置換并非沒成功,只是被那頭巨龍打斷了而已。

    他的無量相變用以置換確實是霸道無比,但到了巨龍的那個層次也是能抗拒一二的。

    那巨龍經過最初的劇烈痛苦之后,漸漸將自己的狀態穩定了下來,作為破碎洪荒中的九級生命體,幾乎可以堪比仙君,雖然失去了一半的本命核心,但卻也沒有立刻異變死亡。

    甚至緊抓著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系,直接來到了這里。

    無盡的海面上,只有一艘小船漂浮,小船中的一個人手中正抓著它一半的命脈。

    眼前的情況簡直再清楚不過了,那個無恥的小偷,偷了自己一半的命脈。

    巨龍奧塞姆活過上萬年的歲月,縱然高傲,但卻能認清現實,在它面前那艘船上的家伙,雖然似乎只有八級的水準,但給它的感覺極端恐怖。

    若在平常,它見到這種存在,必然謹慎小心,可這個時候,他一半的命脈被竊,廢了老大的手段才能勉強活下來,哪還有心思再思考其他。

    不把那一段命脈奪回來,它連活都活不下去,還有什么好計較的。沒有太多的思量,它張開大口,一口似能腐蝕一切的劇毒吐息就沖著陳安噴射而去。

    就像奧塞姆可以看到陳安一樣,這船上薄薄一片木板自然也阻擋不了陳安的視線。

    雖然偷東西被失主找上門來比較尷尬,但看這大肚子蜥蜴如此兇悍,一言不發就要拼命的樣子,陳安自然也不會跟它客氣。

    頭頂照徹陰陽鏡一轉,一束鏡光直接照在巨龍奧塞姆的身上。

    這貨就像是琥珀里的蟲子,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就被定在了那束鏡光之中。

    連帶著噴出的毒液,就這么畫面完全靜止地懸浮在半空。

    陳安伸手向它一抓,在一種莫名的力量作用下。

    奧塞姆磅礴的生機迅速流失,眨眼的功夫,它就變成了一頭死龍。

    陳安現在修為不再,實力不濟,很多招數都用不出來,但想要捏死一頭連乾元都不到的小龍,還是不費吹灰之力。

    甚至他都沒有發力,直接用無量相變,把這條龍的生機變成死相就將其解決了。

    所以他只是彈了彈手指,天災巨龍奧塞姆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同時,因為它的死亡,體內的超凡因子迅速滲透而出,遵循著某種聚合原理,向著陳安手中的另外一半聚集而去。

    沒再去管那漸漸沉往深海的龍尸,陳安精神專注的又開始制作服用九級藥劑。

    都到了這一步了他也沒想太多,嗓子一滑,就把藥喝下去。

    有無量相變和欺天瞞地法保駕護航,根本不擔心任何的意外,就連配套的儀式都完全無視。

    與之前八次一樣,也就更痛苦一些,失敗了兩次,鏡像打碎了兩次,之后他的體質再次瘋長,最終穩固在十萬上下。

    這個體質已經相當恐怖了,如果不是無量相變,根本不是區區一具瘦弱的少年身體能夠遮掩的住的。

    會變得像剛剛那頭巨龍一樣,龐大而充滿力感。

    滿意的點了點頭,陳安沒有選擇再繼續提升下去。

    這倒不是他無法再推演之后的層次,這個世界的超凡因子在有限定的情況下,因果線非常好尋找,再已有九級的情況下再推演第十級非常輕松。

    只是第九級已經引來仙君層次的大家伙了,第十級還不得惹得乾元仙帝窺伺。

    他倒是不怕乾元仙帝窺伺,主要因為這和他猥瑣發育的目的不符。

    所以身體素質勉強達到了及格線,他就暫時放棄了繼續提升的打算,準備開始干點正事。

    他現在唯一的正事就是獵殺可能存在于這個世界的大羅天尊,以此來凝聚曜石。

    只是并不知道這些家伙在哪里,甚至連其存不存在都不確定,相柳的存在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暗示。

    還有沒有其他的大羅天尊真的很難確定,天玄僅僅只是將他丟到這里,最多篡改了一下他的超級計算機,布置了個任務,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是只字未提。

    但他也只能先在這個世界找找,否則若真是出去了,他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進來。

    因此,先在這個世界找到大羅天尊們的存在就成了當務之急。

    之所他的尋找,顯然不可能滿世界的宣揚,萬一他沒找到其他的大羅天尊,反被其他的大羅天尊找到了,就坑大發了,一次來七個,誰獵殺誰還真不好說。

    甚至別說七個,就是來兩個,以他現在的狀態都未必能打不過,算上照徹陰陽鏡都沒有例外。

    另外,這種敵在暗我在明的感覺也不對,他習慣性的隱藏自己,所以最好還是先融入這個世界,再慢慢尋找,左右又沒有時間的限制。

    但如何融入卻是個問題,看著這滿船的尸體,陳安不禁陷入了沉思。

    反正有了一具軀體,他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隨便起個名字,找個有人生存的山村在里面窩兩年,混個身份,再向大城市進發,從健全的人類社會中找些神話傳說歷史典籍以尋找一些強大存在的身影。

    這個想法看著不錯,可操作起來卻頗有難度。

    誰知道當前時代是個什么情況,真的是那么好融入的?若是個科技時代,戶籍管理嚴苛,少不得要費一番手腳。

    萬一若是出了點紕漏,難道指望這里可能存在的那些大羅天尊都是瞎子聾子?

    如果是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利用當前這具身體的身份,更容易掩人耳目。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就是用其身體,承其因果。

    作為唯一的幸存者回歸必然會遇到一些麻煩,甚至會引來追殺者,可這種程度的麻煩,在他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仔細權衡利弊下,顯然是后者更容易接受一點。

    只是還得先看看這貨究竟是個什么身份,才能有所決斷,畢竟小心無大錯么。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哪怕面對一個普通人,他也應該保持應有的警惕心,這是吃了相柳的虧,所總結出來的經驗。

    同時,他也是不清楚將要面對的大羅天尊究竟是什么跟腳,若走的是神道,隨便一個普通人都有可能是其觸角耳目,小心一點更是沒錯。

    由是他意識回到自身,開始想要查看一下這個少年的記憶。

    少年的記憶也是夠凌亂的,和當初的楊輝有一拼,甚至更加不堪。

    他當時靠著那件飾物心臟保留有一線生機,可已經腦死亡許久里,記憶不止殘破還缺失不少,看得陳安都有點想要放棄了。

    但想著這滿船的死人估計其親近之人都在這了,應該不慮穿幫,于是又忍耐了下來。

    萊茵·康斯頓是少年的名字,除了這個之外,就是加西亞灣的海盜見人就殺的畫面,至于其他的記憶皆是碎片。

    陳安嘴角抽了抽,可沒用辦法,只能安靜地坐在那里繼續玩拼圖游戲。

    當然,在此之前他還想確定一下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對比坐標就是楊輝所在的時代。

    有了萊茵·康斯頓這個自我認知,正好可以利用照徹陰陽鏡將自己的位置給定下來。

    當他下達了計算命令后,他面前的光屏上突兀的出現了一個數字。

    127391。

    127391年!

    他被相柳追的竟然在時空夾縫里跑了十萬年。

    陳安硬生生的憋下了一句臟話,趕緊用照徹陰陽鏡大致分析了一下命運長河的曲線。

    一個紀元崩滅,新的紀元出現,如今是神創歷1785年。

    這一點在萊茵的記憶片段里也有顯現。

    此時竟與之前他闖進來的那個時代再無關系。

    其實這一點,也是可以想見的,在破碎洪荒里所經歷的那個時代,只不過是常陽山漫長歲月的滄海一粟。

    實際上破碎洪荒的當前時代距離神魔大戰、常陽山成為破碎洪荒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十六億年,而陳安所熟悉的那個時代,僅僅只有五六千年,對比之下,他一跑跑到一個完全不熟悉的時代,似乎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陳安也沒想著再回到自己熟悉的時代去,雖然是莫名跑到這里,但一啄一飲必有定數。在這里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他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地關注上神創歷三個字。

    這是少年萊茵對當前時代的認知。

    利用少年殘破的記憶,他很快拼湊出了當前時代的背景。

    七神!

    七位神明的信仰所籠罩的時代。

    陳安眼睛一亮,他倒不是對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感興趣,而是十分敏銳地將之關聯上了他想要狩獵的大羅天尊。

    如果說這個世界真的存在其他的大羅天尊,那么作為這個世界當前時代超凡力量的極致,必然與之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沒想到隨便得到個身份,就有這意想不到的守護,陳安精神一振,便打算繼續拼湊記憶,看看所謂的七神究竟有怎樣的虛實。

    可忽然之間,他面色一變,猛然抬起頭來,目光透過薄薄的木板直接看穿了數十海里外。

    在那里正有一只船隊,向著他的位置緩緩行來。百度一下“無量劫主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