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百一十二章退路已斷

作者: 小小一蚍蜉  分類: 歷史軍事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李曄經過短暫的思索,眼神無奈的望著魏永。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雖然魏永這老貨可能再給自己添亂,可是眼下的情況也比剛剛那種尷尬的氛圍要強。

    說點什么總比什么都不說的要好。

    大眼瞪小眼,你不言我不語的場面實在讓人不自在。

    “老愛卿,你彈劾并肩王包藏禍心,欺君犯上可有證據,若是沒有證據,這誹謗污蔑之罪可不是兒戲!

    李曄緊緊地盯著魏永的位置,希望他能體會到自己的良苦用心三思而行。

    別再給自己添麻煩了。

    “回稟陛下,老臣自然有證據!

    李曄想不到魏永如此的不識趣,悻悻的望著魏永:“哦?證據何在?”

    “回稟陛下,證據便是方才并肩王在奏折上的內容,除了老臣,在場的同僚都聽到了,皆可作證!

    正打算看戲的百官臉色一僵,紛紛的對著魏永怒目而視,好端端的突然就被拉下水了,我們招惹誰了。

    我們又不是聾子,奏折上的內容明明是并肩王告老還鄉的請辭,跟包藏禍心,欺君犯上有個狗屁的關系。

    你自己沾染誹謗污蔑的罪行就算了,還想把我們拉下水。

    更重要的是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并肩王,我們冤枉不冤枉啊,你做個人吧你!

    “老匹夫,睡你老母!

    “老貨,老子問候你妹!

    “魏狗,你祖墳炸了!

    “..........”

    李曄自然無心顧及百官的反應,靜靜地盯著魏永。

    不但百官輕聲咒罵魏永,李曄心里何嘗不在問候魏永的祖宗十八代。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從請辭奏折上聽出了欺君犯上的罪名了呢?

    “老愛卿的話令朕糊涂了,并肩王的奏折內容乃是告老還鄉請辭之言,并無包藏禍心,欺君犯上之舉啊。

    朕一個人聽錯了還情有可原,總不能滿朝臣公全都聽錯了吧!

    “回稟陛下,老臣斗膽問并肩王年歲幾何?”

    李曄詫異的看著魏永,實在想不通他到底要干什么,輕輕地吁了口氣:

    “魏老愛卿,眾所周知,姑父他今年三十有三了!

    “陛下圣明!

    李曄臉色一僵,你拍馬屁也不是這么拍的吧,知道姑父多大年紀有個鳥的圣明啊。

    百官也是臉色怪異的看著魏永,腹議一聲厚顏無恥。

    不過又對魏永佩服之至,拍馬屁拍到這種地步也算是前無古人了吧。

    怪不得人家能坐到堂堂左相的位置呢,僅僅這臉皮就得自己等人在好好學習個七八年的時間。

    一些后進之士的年輕官員腹議著魏永的厚顏,不少魏永的老對手似童相,宋煜,夏公明他們這些老臣輕輕地一扯胡須,輕吸了一口氣,眸子中藏著淡淡的怪異之色。

    似乎明白了魏永的打算。

    他們給魏永是多少年的老對手了,誰還不了解誰啊。

    魏相絕對不是這種無緣無故就將人往死里得罪的人,他肯定別有用意。

    “魏老愛卿,你還是接著說并肩王的奏折中有何證據證明他包藏禍心,欺君犯上了吧!

    “是,老臣遵旨!

    “回稟陛下,陛下方才言說并肩王三十有三,乃是正值壯年,此時正是精力鼎盛之時,卻要告老還鄉,明顯就是包藏禍心,要陷陛下于不義也。

    并肩王入朝多年,所作所為早已在民間廣為流傳,他此時三十有三,卻要告老還鄉,一旦陛下準許,到時候傳到民間,被百姓所知,將如何看待陛下為人?

    百姓善良卻愚昧,極易被人利用,到時候萬一有居心叵測之人興風作浪,非議朝廷,認為陛下在行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之失德無道之舉,對陛下乃至朝廷的顏面都將大打折扣。

    陛下剛剛登基兩載,急需在百姓心目中樹立威望。

    這個時候并肩王卻要告老還鄉,不是在陷陛下于不義之名,無道之舉嗎?

    這不是包藏禍心,欺君犯上又是什么?

    故而臣彈劾并肩王包藏禍心,欺君犯上!

    李曄的臉色從最初的無奈中漸漸地喜上眉梢,心里對魏永的咒罵之詞也轉變成了稱贊之詞。

    欣慰的望著魏永跟柳大少一副要誓不罷休的模樣,李曄輕輕的舒了口氣。

    對于自己力排眾議召回魏永的決定再次感到欣慰。

    他很想拽著魏永在百官面前游走一圈,大聲的告訴文武百官,看到沒,看到沒,這才是為朕排憂解難的好臣子啊。

    李曄都反應了過來,朝堂之上的老狐貍們自然也反應了過來,看出了魏永的打算,心里頓時驚嘆了起來。

    曲線救君,厲害了我的左相。

    魏老狗,可以啊,你是真的舌燦蓮花。

    魏老匹夫......

    “臣等附議魏相之言,彈劾并肩王有包藏禍心,欺君犯上之嫌。請陛下定奪,嚴懲并肩王!

    魏永聽到兩側官員一致附和的說話聲,嘴角揚起一抹傲嬌的笑容。

    彼其娘之,一群見風使舵,就會吃干飯的蠢貨。

    李曄清了清嗓子:“并肩王,你有何話說?看來朕不能準許你告老還鄉的請奏了。否則朕便要成了那不仁不義之無道昏君了!

    “我.....老臣....老臣.........”

    柳大少狠狠的瞪了一眼魏永,一腳踹死這個老家伙的心都有了。

    你他娘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老貨。

    好好的做你的大奸臣不就行了,出來瞎亂蹦跶什么。

    現在好了,把本少爺的布局全給打亂了。

    柳明志算是明白為什么很多官員私下里稱呼魏永魏相為魏老狗了。

    因為他是真的狗!

    “老臣知罪,請陛下懲罰!

    “念在你也是無心之舉,就不嚴懲了,罰俸三個月,以儆效尤!

    “老臣謝陛下寬恕,萬歲萬萬歲!

    “先入列稍坐吧!”

    “謝陛下!

    百官聽著柳大少一口一個順口無比老臣,臉色怪異至極卻又無奈。

    論年齡柳大少自稱老臣確實有些不合時宜,可是論資歷他是三朝元老,自稱老臣又是理所當然。

    雖然能理解,但是實在是有些別扭的慌。

    柳大少狠狠的瞪了一眼魏永,若非滿朝文武在側,他真想一腳把這個老貨給踹出殿外去。

    娘的,瞎搗亂。

    “陛下,臣還有本要奏!

    李曄聽到柳大少還有本要奏,心里頓時一突,不知道姑父又給自己出了什么難題,猶豫了一下,無奈的點點頭。

    “準!”

    “回稟陛下,臣子還朝休沐,已有數月光景,北疆政務積壓良多,臣惶恐,唯恐政令不通,禍及百姓。

    既然陛下不準臣告老還鄉,請陛下恩準老臣赴北戍邊,替陛下鎮守國門。

    老臣斗膽向陛下請辭赴北!

    李曄松了口氣,目光復雜的望著柳大少。

    他心里真的不想柳明志赴北戍邊,因為北疆距離京城山高路遠,很多事情將要超脫自己的掌控,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可是柳明志世代鎮守北疆,乃是父皇大行遺旨,他又沒有辦法拒絕。

    “準了!

    “謝陛下!”

    “魏老愛卿若無本再奏,也回位吧!

    “謝陛下!

    魏永起身朝著自己的位置走去,對著同行的柳大少挑了幾下眉頭。

    “不用謝,同殿為臣,誰讓咱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呢?”

    柳大少不爽的瞪了魏永一眼,臉色微沉得朝著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我謝你娘,本王的退路讓你一下子全部搞斷了,不活剝了你就算不錯了,還想我謝謝你。

    本少爺謝你祖宗十八代,怎么生了你這么個玩意。

    “諸位愛卿,還有何本要奏?”百度一下“我娘子天下第一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