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三十一章 以一敵三

作者: 驚寒一夏  分類: 武俠仙俠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汪奇見死亦苦面沉似水,心里也有些懼意,哪里還敢再言。不曾想死亦苦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你說的不錯,這生老病死,我就是跑腿兒的。你倒是頭一個敢這么說的人,就沖你這一點,我都得高看你一眼!

    花解夢心思動的極快,當即瞧出死亦苦和病公子一定有了嫌隙,自打生不歡殞命兩界城,死亦苦放了單,自然在四剎門地位不同往日,若是能挑撥死亦苦對病公子的恨意,說不定就能化被動為主動。心念至此,花解夢言道:“終是沒過腦子的話,死剎莫要放在心上,生老病死四剎各有所長,怎會有高下之分。不管是您來接人,還是病剎來接人,都是情理之中!

    死亦苦冷笑一聲:“那就別墨跡了,趕緊把人交出來吧!

    花解夢不緊不慢道:“人不見了!

    死亦苦眼中殺意一閃而過:“哦?這又是從何說起?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么會從你們手上脫身?”

    花解夢道:“死剎有所不知,我與汪奇那一日被埋,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脫身,等我倆出來哪里還有青林居士的影子?之前和汪震約好,要在這雪仙閣舊址匯合,我倆尋不見青林居士,又恐誤了會面,只得先行過來再從長計議!

    死亦苦聞言只是一笑,花解夢在猜死亦苦的心思,死亦苦又何嘗不是在猜花解夢的心思,花解夢這一番話,倒叫死亦苦徹底想通:怪不得病公子讓大開殺戒,原來汪震和這娘們兒在路上就擺了病公子一道,瞞過了病公子不說,還把四剎門最看重的青林居士給密了下來,眼下雖是蕩除驚雷幫幫中弟子,但只要是汪震和花解夢不除,四剎門照樣是被動。

    一念至此,死亦苦忽然覺得有些莫名的興奮,按理說四剎門并沒有順順利利地帶回青林居士,后面的事就無法進行,對四剎門來說是極大的損耗,可一想到病公子因為諸多不順,受千里經絡圖反噬口吐鮮血,翻身摔倒在地的場景,死亦苦心情竟是大好,心中也萌生了一個想法。

    死亦苦笑了笑:“花解夢,你跟我說實話,你們是如何瞞過病公子的?他可是自詡為天下第一聰明人!彼酪嗫鄳械迷俸突ń鈮魪潖澙@繞,當即喝退一眾四剎門弟子,和花解夢一道進了經閣。邊走邊道:“花解夢,你若是不說實話,怕是過不了今天這一關!

    花解夢心頭一凜,暗道不妙,先前還抱有一絲僥幸,此番聽死亦苦這般話語,一時間竟無對策。

    死亦苦沉聲道:“你說的不錯,我確實不是從十方山過來,而是從你們驚雷幫出發,不瞞你說,病公子已經下令將驚雷幫徹底鏟除,只是我與汪震關系尚可,倒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你只需告訴我青林居士的下落,我便讓你帶著汪震的傻兒子離開!

    花解夢心頭狂跳,仍是不言。

    死亦苦徹底控住局勢:“你瞧我把四剎門的弟子都喝退,便是要跟你交交心,這會汪震要么是已經死了,要么是被關在十方獄,你們驚雷幫已無半點勝算,將青林居士握在手里,倒是一手好棋,可以對四剎門形成最大制約,雖是冒險,但也符合你和汪震的個性,只可惜運氣差了點,到如今功敗垂成。眼下你只要告訴我青林居士在哪,把他交給我,剩下的事交由我來做!

    花解夢明白過來,死亦苦也想對付病公子,只是青林居士在哪自己哪里清楚?便想著把實話說了。

    哪知花解夢剛要開口,一道驚雷電光一閃,一人搶去經閣,將花解夢一把拽了閃身而出,一切只在彈指間,死亦苦和花解夢根本沒反應過來。

    待得那人落地,花解夢這才瞧見是汪震。

    花解夢激動不已,眼里竟有些淚花。

    汪震顧不得和花解夢多言,帶著汪奇朝著望梅居狂奔。

    死亦苦大怒,好不容易讓花解夢信了自己,不曾想又出枝節,當即也不多言,跟著便追。

    四剎門弟子聞聲趕來,跟著死亦苦狂追。

    不多時,四剎門弟子便趕到望梅居,死亦苦已在屋前叫陣:“汪震!我與你娘們兒已經說好了,你只要把青林居士交出來,我答應你放你們生路!”

    汪震花解夢和汪奇躲在二層,根本不去理會外頭的死亦苦

    趁著四剎門尚未攻上來,汪震長話短說,把自己和花解夢分開后發生的事簡短節說。

    花解夢聽完自是對公孫憶恨之入骨,若不是公孫憶攪局,至少還不會和四剎門徹底決裂。于是便道:“眼下還當何處?青林居士誆了奇兒,先行脫身了,我正欲尋找,不曾想正趕上這煞星過來,也只好做罷!

    本以為汪震聽完會震怒,畢竟付出了這么大代價,皆是為了青林居士,可到頭來竟是自己沒有看住青林居士,那這場豪賭根本就沒了意義。

    誰知汪震根本沒有半點怒意,反倒笑了笑:“夢兒,別怪我瞞你,我前日已經到了,青林居士在哪我清楚,眼下只要一心對付死亦苦,過了這關,咱們就沒輸!

    花解夢興奮道:“原來你早就安排好了,害得我擔心一場!

    其實汪震確實是早一日趕到了雪仙閣舊址,自打汪震從十方山脫身,恐公孫憶和鐘山破早自己一步,便不顧傷痛,強行催動真氣,使出“追風逐電”,一路風馳電掣趕到雪仙閣舊址。汪震疑心重,入澗之前細細觀瞧,唯恐花解夢已被控制,故而并未直接現身,而是趁著花解夢和汪奇不備,瞧瞧見了青林居士,并讓青林居士用計脫身,自己則接應青林居士將其藏了起來。為的就是讓花解夢和汪奇也不清楚青林居士的所在,如今可以說青林居士是汪震唯一翻盤的機會,又怎能不謹慎?只是這些又如何能對花解夢言明,只是道:“眼下不是說話的時候!

    死亦苦聲音復又傳來:“汪震,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再不言語,就別怪我徹底毀了這里!”

    依著死亦苦的性子,怕是早就將望梅居夷為平地,只是一不知青林居士在不在里頭,萬一誤傷了青林居士,對自己也是損失,二來心中也有忌憚,當初幫著驚雷幫到這里對付杜危炎之時,便知道這里有陸凌雪留下的三才陣,雖是當初陣法被息松道人破除,但也不能說徹底沒了威力,故而才會在望梅居前圍而不攻。

    汪震朗聲道:“死剎,有些事病公子并未和你明說,你莫要當了他的棋子!

    死亦苦冷笑道:“都拿我當棋子,你汪震也用話來搪我,你們已經插翅難逃,不要再耍嘴了,要么交人,要么出來受死!”

    花解夢低聲道:“死亦苦怕是有自己打算,想要劫走青林居士,然后對付病公子。倒不如和他聯手!

    汪震冷哼一聲:“若是生不歡,倒不妨一試,這死亦苦你趁早打住,只怕咱們交人之時,便是死期!

    花解夢皺眉道:“既然不交人,咱們怎么敵得過?你身子這般模樣?我又怎么會是他的對手!

    汪震點了點頭:“眼下我真氣未濟,的確不能出手,但你只要聽我的,便有勝算!币徽Z言罷,汪震將花解夢和汪奇聚在身邊,輕聲低語一番。

    花解夢和汪奇頻頻點頭,不多時三人言罷,竟是破窗而出,躍入場中。

    死亦苦冷笑不止:“汪震,花解夢,如今你們大勢已去,莫要再做抵抗,乖乖把人交出來吧!

    汪震笑了笑,側身一讓:“青林居士就在里頭,死剎自己去請吧!

    死亦苦笑道:“不誠心!毖粤T抬腿便行,故意從汪震身旁走過,便是要試探汪震。

    果然汪奇率先發難,掌心陰雷直拍死亦苦面門,花解夢口中忙道不可,作勢要去阻攔,寒冰真氣透體而出,卻是奔著死亦苦而來。

    死亦苦嘴角一揚,竟是動也不動;ń鈮艉屯羝嫱瑫r得手,面上卻無半點喜色,再看面前死亦苦已然化作佝僂傀儡,死亦苦仍是站在遠處未曾動過半步:“你們先出手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花解夢自然反應過來,死亦苦和佝僂傀儡來了個移形換影,也不再糾結,畢竟已經出手,也無需再留情。

    汪奇看了看花解夢,說了句:“別拖后腿!”之后便彈地而起,直攻死亦苦本尊。

    對上花解夢和汪奇,死亦苦也不敢拖大,見汪奇欺身,當即拽回佝僂傀儡,擋在身前,汪奇一掌落下,佝僂傀儡頓時周身雷光,死亦苦自然清楚陰雷威力,當即斷開真氣,以防陰雷沿著真氣游絲攻來,花解夢瞅準時機,寒冰鎖鏈奪地而起,死亦苦察覺身下異動,當即提氣縱步一躍而起,四條寒冰鎖鏈直追死亦苦雙足,死亦苦大喝一聲,渾天指紅光閃出,四條寒冰鎖鏈擊的粉碎,化作無數寒冰碎片卻未往下墜落。

    花解夢手腕一翻,一招雪仙花使出,無數寒冰刺速度更快直逼死亦苦。

    死亦苦身在空中無法騰挪,瞥見佝僂傀儡仍是陰雷未消,哪能用傀儡移形換影,當即把心一橫,指間真氣游絲已然搭在一名四剎門弟子肩頭。

    只聽空中一聲慘叫,那名四剎門弟子已成了雪刺猬,旋即墜落在地再無半點動靜。

    再看死亦苦已是平穩落地,身形得脫死亦苦哪里會給花解夢機會,見花解夢后背對著自己,渾天指已然迸出,花解夢大驚失色,躲閃已是來不及,寒冰真氣后背凝結,饒是如此還是晚了一步,好在寒冰真氣還是消去了不少渾天指力道,只是傷了皮肉,并未傷筋動骨。

    汪奇見花解夢受制,只得撤去陰雷,不再壓制佝僂傀儡,對著死亦苦猱身而上,雙手已然握在一起,死亦苦見汪奇手心紫光大漲,陰雷真氣將地面豁開一道裂縫,自然知曉汪奇這一招威力極大,哪里會去硬接?左右一看已然有了退路。

    死亦苦目光所及之處,花解夢早就料準,萬物蕭陡然使出,寒冰巨龍將死亦苦落腳之處悉數算準,死亦苦冷笑一聲故技重施,一名四剎門弟子身子中招,陰雷千鈞斬硬生生將那弟子攔腰斬開。再看死亦苦已然回到佝僂傀儡旁。

    死亦苦本就不擅長貼身戰,此番和花解夢汪奇拉開距離,哪里還會給二人近身機會?見汪奇招式使老,佝僂傀儡瞬間欺身,鐵掌朝著汪奇后背拍去,速度極快汪奇沒有半點防備,好在花解夢反應過來,寒冰鎖鏈扯住汪奇雙腳,將汪奇身子拽開,佝僂傀儡一掌拍空,立馬變招,渾天指追身而至,汪奇只得眼睜睜瞧這紅光貼近面門。

    花解夢大驚失色,再使招已是來不及,電光石火之間,汪奇面門處一聲炸裂,原是汪震出手,接下佝僂傀儡的渾天指。

    死亦苦見汪震出手,當即便道:“汪幫主終是忍不住出手了。甚好,甚好!”

    汪震氣喘吁吁,為了救下兒子強行催動真氣,此刻好似連站都站不穩:“死剎,你一人對我三人還如此囂張,端的把我驚雷幫瞧扁了!”

    死亦苦哈哈大笑:“你汪震若是真氣無損,你們一家三口倒是不好對付,只可惜你瞧你現在模樣,怕是連我三招都接不!”一語言罷,死亦苦操控佝僂傀儡直沖汪震。

    佝僂傀儡周身嘎嘎作響,眨眼之間欺近汪震,汪震佯裝不敵連連后退,一個趔趄摔在地上,佝僂傀儡鐵手已然臨近汪震面門。汪震嘴角一揚,也不知哪里來的氣力,竟是一把拽住鐵手,陰雷勁透過佝僂傀儡瞬間反震,死亦苦來不及撤去真氣游絲,十指劇痛當即甩手,佝僂傀儡當即摔在地上再不動彈。

    汪震道:“奇兒,毀了這鐵家伙!”

    汪奇也不廢話,騎在佝僂傀儡身上,雙掌按住傀儡身子,大喝一聲,再看傀儡哪里還有模樣。汪奇發了狠,雙掌不住揉搓,電光四射,竟是一點點將傀儡搓成了鐵坨!百度一下“雪山神鋒傳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apbyzdk.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